%Births by HC111208013634

VIEWS: 7 PAGES: 20

									               从社会发展水平看调整人口政策的急迫性

                    作者:易富贤 familyyi@yahoo.com



      目录:
      一、前言—本文目的
      二、从 GDP 发展观到 HDI 发展观
      三、中国目前社会发展水平的国际定位
      四、人类发展指数(HDI)与总和生育率(TFR)的负相关性
      五、通过降低总和生育率(TFR)而提高人类发展指数(HDI)是“拔苗助长”
      六、从日本和亚洲四小龙的人口变化趋势看现在停止计划生育后中国能有多少生育率
      七、停止计划生育中国也将达不到日本和亚洲四小龙在中国目前发展水平时的生育率
      八、1990 年以后的人口迷雾
      九、用 HDI 发展观透视人口迷雾
      十、结论—停止计划生育并出台适度鼓励生育政策刻不容缓

一、前言—本文目的

从 1971 年开始的计划生育已经 35 年了,从 1980 年开始的独生子女政策也已经 26 年。中国目前现实生
育水平和人口状况是个什么样的情况?这是一个非常重要,也非常简单的问题。说它重要,因为人口政
策攸关国家和民族的持续发展,影响的是“以人为本”的“本”,涉及到所有家庭的核心利益;说它简
单,是因为国家有专门的部门(计生委和统计局)定时调查,动态掌握数据。

社会要可持续发展,人口必需可持续发展。生育率必须维持在世代更替水平(在目前的寿命情况,就是
每个妇女生育 2.1-2.2 个孩子,考虑不育不孕、单身等情况,有生育能力的已婚妇女平均得生育 3 个孩
子,由于相当部分家庭只愿意生育一两个,甚至丁克,就必须另外一些人生育四五个),才能保证人口
的可持续发展。人口学界公认,1990 年代初开始,中国妇女总和生育率就已经低于世代更替水平。国
家计生委、统计局的所有客观资料(包括国务院第五次人口普查资料)都显示 1990 年代中期以来中国
妇女总和生育率只有 1.2-1.3[1]。

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林毅夫认为,现在的问题不是人太多,而是劳动力不足。清华大学中国国情
研究中心主任胡鞍钢认为,如果中国现有生育政策不变,那么到 2050 年,印度的劳动年龄人口将比中
国多 2 亿人,而届时中国的老龄化将非常严重。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蔡昉认为,中国
已经享受了 20 多年的“人口红利期”将在 2015 年左右转为“人口负债期”。北大人口所乔晓春教授
说,将生育率从高降到低是可能的,而将长期以来已经较低的生育率提高则是不太可能的,日本正在以
增加婴儿补贴和幼儿看护基金的方式刺激其人口出生率,韩国政府从今年起鼓励人们做输卵管和输精管
复通术,并为没有尽早鼓励生育而后悔。然而计生委系统和人口学界主流观点还是希望不要调整或者最
多只是“微调”人口政策。他们反对调整人口政策的理由是“我们缺乏证据”,他们担心的是停止计划
生育后生育率会大幅超出世代更替水平[2,3]。

我在《中国人口问题的由来》提出控制人口的“两手”理论[4]。本文从中国的社会发展水平这个宏观高
度窥视调控人口的“右手”,以此推测现在停止计划生育后能达到多少生育率,从另外一种角度为人口
政策的调整提供依据。

二、从 GDP 发展观到 HDI 发展观

长期以来,国民生产总值(GDP)是反映人类发展的一个重要指标,有些政治家将人均 GDP 的提高作为
政绩的唯一指标。盲目追求人均 GDP 必然导致粗放式的发展模式:粗放式地利用自然资源、人力资源,
粗放式地污染环境,忽略人的本身发展(比如舍不得在教育和科研等方面投资)。这种粗放式的发展观
已经严重透支中国可持续发展的潜力,已经威胁着社会的和谐稳定。

由于注意到 GDP 发展观的缺陷,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阿马蒂亚·森(Amartya Sen)等人开始积极倡
导一种“以人为本”式的发展观,并于 1990 年发起了联合国《人类发展报告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 HDR)》系列书籍的写作和出版,以倡导和推行这种新的人类发展观。这一系列的报告在新的高
度上重提了古代思想家的“以人为本” 的发展思想,提出了经济发展为人的全面进步服务的主张。根
据这种新的发展观,人类发展就是拓展人的选择的过程,其中最为重要的是长寿而健康、经受教育、享
受到体面的生活,其它的选择包括政治自由、有保证的人权和自尊等等。Amartya Sen 说:“人类发展
战略是以人为中心的发展战略,人类发展体现了以商品为中心战略的发展向以人为中心战略的发展的转
变。发展的政策目标应当是增强人们的能力满足需求,而不只是 GDP 增长 [5]。” 这种“以人为本”
的新型发展观近年来已经为我国政府所采纳。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自 1990 年以来,每年发布《人类发展报告》,其中一个关键指标是人类发
展指数(HDI),该指数由反映人类生活质量的三大要素指标(出生时预期寿命、受教育程度、实际人
均 GDP)合成一个复合指数,通常作为衡量人类发展的综合尺度。HDI 的三个方面的指标:一是指人均
收入,通常是指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国际美元值,反映提高人民生活质量可资利用的物质财富的
多少;二是人口平均预期寿命,以反映卫生发展状况;三是总入学率和识字率,以反映教育发展水平
[6]
    。

由于人类发展层次多元化, HDI 将人类发展仅区分为三个维度,似乎太简化了。但 UNDP 认为在发展
过程中,这三个范畴对人类而言是最必要的和最基础的,如果这些基本范畴无法获得良好的发展,其它
的发展层次必然无法达到或没有意义。UNDP 经由主成分分析法( Principal Component Analysis )
分析后指出, HDI 的三个成分近乎等权重的线性组合解释了 88%的一般化变异数,大大强化了 HDI
在此议题上的客观代表性[7]。

联合国将人类发展国家分为三类:一是低水平人类发展国家,HDI 在 0~0.5 之间;二是中等水平人类
发展国家,HDI 在 0.51~0.80 之间;三是高水平人类发展国家,HDI 在 0.81~1.0 之间。

三、中国目前社会发展水平的国际定位
我国 HDI 自 2001 年首次超过世界平均水平以来,总指数和三个分项指数不断提高。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最近公布了《2005 年人类发展报告》,该报告反映了各国 2003 年人类发展情况[8],处于高人类发展水平
的国家和地区有 57 个,其平均 HDI 值为 0.895;中等人类发展水平有 88 个,其平均 HDI 值为 0.718;
低人类发展水平有 32 个,其平均 HDI 值为 0.486。中国的 HDI 为 0.755,在所有纳入统计的 177 个国家
和地区中排名 85 位。

人类发展指数(HDI)的国际比较
------------------------------------------------------
地区----1975---1980---1985---1990---1995---2000---2003
香港---0.761--0.800--0.827--0.862--0.882---------0.916
新加坡-0.725--0.761--0.784--0.822--0.861---------0.907
韩国---0.707--0.741--0.780--0.818--0.855--0.884--0.901
巴西---0.645--0.682--0.698--0.719--0.747--0.783--0.792
泰国---0.614--0.652--0.678--0.714--0.749---------0.778
中国---0.525--0.558--0.594--0.627--0.683--0.728--0.755
印度---0.412--0.438--0.476--0.513--0.546--0.577--0.602
------------------------------------------------------
资料来源: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2005 年公布的 2003 年人类发展报告[8]

从上表可见,中国目前社会发展水平相当于香港 1975 年、新加坡 1980 年、韩国 1982 年、巴西 1996
年、泰国 1996 年的水平。印度目前社会发展水平相当于中国 1986 年的水平。

日本历年人类发展指数(HDI)[8,12]
------------------------------------------------------------------
年份--1960---1970---1975---1980---1985---1990---1995---2000---2003
日本-0.750--0.830--0.857--0.882--0.895--0.911--0.925--0.936--0.943
------------------------------------------------------------------
从上表可见,中国目前社会发展水平相当于日本 1960 年的水平。

台湾历年人类发展指数(HDI)[13]
-----------------------------------------------------------
年份--1980---1981---1982---1999---2000---2001---2002
台湾-0.728--0.757--0.781--0.886--0.891--0.895--0.902
-----------------------------------------------------------
从上表可见,中国大陆目前社会发展水平相当于台湾 1981 年的水平。

中国各省市的 HDI 比较[14]
---------------------------------------------
排名-------HDI-预期寿命指数-教育指数-GDP 指数
---全国---0.755----0.780-----0.840---0.650
1--上海---0.909----0.901-----0.908---0.919
2--北京---0.882----0.864-----0.926---0.856
3--天津---0.855----0.849-----0.890---0.824
4--浙江---0.817----0.835-----0.836---0.778
5--辽宁---0.808----0.823-----0.881---0.721
6--广东---0.807----0.833-----0.836---0.752
7--江苏---0.805----0.853-----0.823---0.748
8--黑龙江-0.786----0.821-----0.850---0.686
9--福建---0.784----0.821-----0.801---0.729
10-吉林---0.776----0.804-----0.874---0.650
11-山东---0.776----0.817-----0.796---0.714
12-河北---0.766----0.794-----0.834---0.670
13-海南---0.761----0.846-----0.806---0.631
14-新疆---0.757----0.788-----0.827---0.656
15-湖北---0.755----0.795-----0.827---0.644
16-山西---0.753----0.786-----0.861---0.612
17-湖南---0.751----0.794-----0.843---0.615
18-重庆---0.745----0.783-----0.845---0.607
19-河南---0.741----0.800-----0.809---0.615
20-内蒙古-0.738----0.762-----0.807---0.643
21-江西---0.732----0.753-----0.847---0.594
22-广西---0.731----0.810-----0.808---0.575
23-陕西---0.729----0.769-----0.829---0.589
24-四川---0.728----0.782-----0.813---0.587
25-安徽---0.727----0.800-----0.793---0.588
26-宁夏---0.712----0.783-----0.759---0.594
27-青海---0.684----0.730-----0.713---0.608
28-甘肃---0.675----0.730-----0.749---0.547
29-云南---0.657----0.690-----0.715---0.567
30-贵州---0.639----0.694-----0.731---0.491
31-西藏---0.586----0.680-----0.478---0.599
---------------------------------------------

四、人类发展指数(HDI)与总和生育率(TFR)的负相关性

我根据联合国计划开发署的资料,比较了世界各国的 HDI 和总和生育率(TFR,反映每个妇女生育的孩
子数),发现 HDI 越高,TFR 越低[4]。而人均 GDP 与 TFR 之间的相关性却比较差,可见 GDP 不是一个好
的 TFR 预测指标。

图片:http://www.blogchina.com/new/upimage/2005112212155470521.jpg
虽然总体来说,HDI 越高 TFR 越低,但是由于区域文化、宗教、民族心理等的差别,在同等 HDI 的情况
下,TFR 并不完全一致。

不同类型国家的 HDI(2003 年)和 TFR(2000-2005 年)[8]
-------------------------------------
地区--------------平均 HDI------平均 TFR
世界平均------------0.741--------2.6
发展中国家----------0.694--------2.9

低水平人类发展国家--0.486--------5.8
中水平人类发展国家--0.718--------2.5
高水平人类发展国家—0.895--------1.7

低收入国家----------0.593--------3.9
中收入国家----------0.774--------2.1
高收入国家----------0.910--------1.7

东亚和太平洋地区----0.769--------1.9
中欧、东欧和独联体—0.802--------1.5
拉美和加勒比海地区—0.797--------2.5
阿拉伯国家----------0.679--------3.7
南亚地区------------0.628--------3.2
-------------------------------------
几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同等发展水平的国家中,中华文化圈地区(香港、台湾、日本、韩国、新加
坡、泰国等)的生育率比其他地区低(在一个国家内部,华人生育率比其他民族低);曾经是社会主
义国家(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罗马尼亚等,可能是因为对传统生育文化的破坏比较彻底)的
生育率比其他国家低;拉美和加勒比海国家的生育率比其他国家高;尤其穆斯林国家的生育率明显高
于其他国家。比如日本、新加坡生育率只有 1.3,台湾、韩国不到 1.2,香港只有 0.9;而欧美主要大
国中美国生育率还有 2.0,法国 1.9,英国 1.7。

新加坡历年人类发展指数(HDI)和各种族生育率[9]
------------------------------------------------------------
年份—-HDI--全国生育率--华人生育率--马来人生育率--印度人生育率
1980--0.761----1.82--------1.73--------2.19----------2.03
1990—0.822----1.83--------1.65--------2.69----------1.89
2000—0.886----1.60--------1.43--------2.54----------1.58
2001—0.890----1.41--------1.21--------2.45----------1.50
------------------------------------------------------------

我在《停止计划生育也难以防止今后中国人口剧减》一文已经初步分析了中华文化圈地区的生育率比其
他地区要低的原因[10]。我在《要是当年中国不实行计划生育会怎么样?》根据中国 1970 年以来的 HDI
推测没有计划生育情况下的生育率并据此分析了没有计划生育情况下的中国人口增长情况。

五、通过降低总和生育率(TFR)而提高人类发展指数(HDI)是“拔苗助长”

既然 TFR 越低,HDI 越高,那么通过降低 TFR,就可以提高 HDI 了,岂不说明计划生育是正确的?这只
是一种表浅的认识。HDI 升高确实导致 TFR 降低,我在多篇文章已经陆续分析了 HDI 升高导致 TFR 降低
的原因[10,4]。现归纳如下:
1、养老逐步社会化:养育孩子是国家的财富,但却是个人的高消费,不是多子多福,而是多子少福,
造成了“不劳(养育孩子)而获(养老金)” 对养老金这个“大锅饭”的投机空间。
2、养孩子成本增高(教育周期延长是其中一个原因。以前孩子几岁就开始干活,12、13 岁就相当于半
个劳动力了,现在到 20 岁左右才成为劳动力)。
3、避孕率增加,婚龄、育龄延迟。
4、结婚率降低、离婚率升高。
5、女性受教育的总体水平提高和教育年限延长,导致女性育婴期缩短;同时,妇女就业率上升,面对
激烈的社会竞争,生活节奏快,没时间养育孩子,职业妇女一般不愿多生小孩受拖累。
6、不明原因的降低生育能力(西方国家在 1950 年代不育不孕人群比例就已经超过 10%;中国古代皇帝
虽然有三宫六院,但生育能力不高,有的甚至需要过继兄弟的儿子才能延续皇权;我国不育不孕人群比
例 20 年增 10 倍,已从上世纪 70 年代的 1%-2%上升至现在的 12.5%,接近发达国家 15%到 20%的比率;
娼妓和婚外情泛滥所致生殖道感染也是重要原因)。
7、政府忽视人口再生产,只关注物质再生产,男女分工紊乱。
8、经济政策所致心理安逸感下降。
9、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心理抚养能力下降。
10、电视、电脑等娱乐活动等导致性生活减少,无性婚姻的兴起。

但降低 TFR 却并不能升高 HDI,刚好相反,HDI 的提高是得益于当年的高 TFR 的。比如日本在 1940 年平
均每个妇女都还是生育 5 个左右孩子,这些年轻劳动力使得日本经济腾飞,日本在 1960 年代后期进入
高等人类发展国家(当时年龄中位数只有 20 出头)。但随着 1950 年代生育率的急降,社会逐步老年
化,1990 年代开始日本进入长达十几年的经济停滞期,现在日本的年龄中位数为 43 岁了(美国 36
岁),到 2025 年将超过 50 岁(美国不到 39 岁)[15] 。1985 年日本 65 及以上老人占 10.3%(美国为
11.9%),到 2025 年增加到 25.8%(美国为 18.5%),增加 2.25 倍(美国只增加 1.55 倍)[16]。随着
1950 年之前高生育率时期出生的人口开始退出劳动市场,开始呈现出“日”薄西山的趋势。

同样,亚洲四小龙韩国、台湾、新加坡、香港在 1970 年之前都还是高生育率,不断增加的有活力的劳
动力创造了经济奇迹,使得经济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迅速起步,在 1980 年代先后进入高等人类发展
水平,当时中位年龄只有 21-24 岁(比如韩国 1980 年只有 21.8 岁)[17]。1980 年代之后生育率相继低
于世代更替水平,现在韩国、台湾生育率只有 1.2,新加坡只有 1.3,而香港更是只有 0.9,香港、新
加坡、韩国的中位年龄 2005 年分别为 39.4、36.8、34.5 岁[18]。由于 1970 年代之前高生育率时期出生的
人口仍然没有退出劳动市场,这些地区的经济仍然会惯性地增长一段时间,但 20 年之后这些地区的经
济停滞不可避免。尤其是香港,目前生育率只有 0.9,而年龄中位数已经接近 40 岁,要是没有大陆移
民的话,经济衰退为期不远,今后香港特首将越来越不好当。

中国现在处于经济腾飞时期,但因为计划生育,中国却没有日本和亚洲四小龙当年那么好的人口结构,
中国目前 HDI 为 0.755,还没有进入高等人类发展水平,但中位年龄目前已达 32 岁了(新加坡在 1990
年 HDI 为 0.822 的时候,中位年龄还只有 29 岁;日本在 1975 年 HDI 为 0.857 的时候,中位年龄还只有
30 岁),而目前与中国发展水平相近的菲律宾、巴拉圭、厄瓜多尔的中位年龄分别只有 22、21、23
岁。到 2025 年,中国的中位年龄将达 39 岁(将高于美国)[17],相当于现在香港的水平,但是那时候
中国的 HDI 是难以达到香港 1990 的水平的。中国 2001 年 65 岁以及上老人占 7.1%(HDI 为 0.73 左
右)[19], 相当于日本 1970 年的水平(HDI 为 0.83)。 这些意味着中国后劲不足(虽然过去高生育率
出生的劳动力仍然可以确保中国在近 15 年内保持比较快的增长)。


我在《以人为本,用科学的发展观看待人口问题》[20]以及《中国人口问题的由来》[4]中提出人口增长呈
S 形变化,上升段越长,一个民族占全球比例就会越大。其实 HDI 的增长也是呈 S 形变化的:低水平缓
慢增长期、快速上升期、高水平缓慢增长期。人口结构决定了这个快速上升期的长短,日本、香港、台
湾、新加坡、韩国等在经济起步后生育率急剧下降,人均扶养比下降,形成一个所谓“人口红利”期,
HDI 上升很快,但是人口老化也很快,从而限制了上升期的长度。法国、美国在经济起飞后,生育率长
期保持在 2-3 之间,就是现在也还有 1.9-2.0,比较合理的人口结构提供了长期发展的潜力,快速上升
期比较长。中国强制性地实行计划生育,降低生育率,但又粗放式地消耗这个“人口红利”,缩短 HDI
快速上升期。而印度虽然暂时的上升速度不如中国,但人口结构决定了后劲很足。换句话说,人口结构
决定了经济发展是长跑还是短跑,中国、日本、亚洲四小龙等国是短跑,而美国、法国、印度等国是长
跑。短跑的速度快,但跑的不远;长跑的速度慢,但跑得远。选择短跑还是长跑的发展模式,体现了
政治家的思路的宽窄。

美国著名未来学家 Peter Schwartz 甚至认为人口决定了苏联的崩溃。美国在二战后出现婴儿潮并引进移
民;而苏联却不愿意生孩子,生育率在 1930 年代生育率就开始下降,但又没有引进移民,并且人均寿
命又比美国短(包括很多青壮年劳动力过早死亡)。1950 年代、1960 年代,美国平均每个妇女生育的
孩子数分别为 3.5、3.0 左右[21],而苏联却分别只有 2.6、2.2 左右[22]。美国因为“性开放”,生育率
1973 年后降低到 1.8 左右,直到 1980 年代末才恢复到 2.0 左右,在这段时间内苏联的生育率维持在 2.0
左右,比美国稍高。苏联的劳动力短缺问题在 1980 年代末最为严重,导致 1991 年的崩溃。要是多捱几
年,等到 1973 之后出生的人成为劳动力,说不定苏联能够渡过难关。

从 HDI 和生育率的辩证关系看,不要拘泥于人口零增长和世代更替水平生育率。既然科技进步使得人
口容量增加快于寿命的延长,因此人口适度增长能够推动社会进步,理想的人口增长方式是保持中位年
龄在一个恒定的范围(最好在 35 岁以内,不要超过 40 岁)。
可见,看待 TFR 与 HDI 的关系的不同视角反映出不同的发展观,通过降低 TFR 而提高 HDI 只是现代版的
“拔苗助长”。少年中国一去不复返了!

六、从日本和亚洲四小龙的人口变化趋势看现在停止计划生育后中国能有多少生育率




图片:各国生育率下降曲线 http://www.blogchina.com/new/upimage/20061311127598928.jpg

各地区历年生育率[23-29]
---------------------------------------------------
年份-日本-香港-台湾-新加坡-韩国-泰国-巴西-印度-中国
1947-4.53-hhhh-tttt---ssss-kkkk-tttt-bbbb-iiii-cccc
1949-4.34-hhhh-tttt---ssss-kkkk-tttt-bbbb-iiii-6.14
1950-3.70-hhhh-tttt---ssss-kkkk-tttt-bbbb-5.97-5.81
1951-3.30-hhhh-7.04---ssss-kkkk-tttt-bbbb-iiii-5.70
1952-3.00-hhhh-6.62---ssss-kkkk-tttt-bbbb-iiii-6.47
1953-2.70-hhhh-6.47---ssss-kkkk-tttt-bbbb-iiii-6.05
1954-2.50-hhhh-6.43---ssss-kkkk-tttt-bbbb-iiii-6.28
1955-2.40-hhhh-6.53---ssss-kkkk-tttt-bbbb-iiii-6.26
1956-2.20-hhhh-6.51---ssss-kkkk-tttt-bbbb-iiii-5.85
1957-2.00-hhhh-6.00---ssss-kkkk-tttt-bbbb-iiii-6.41
1958-2.10-hhhh-6.06---ssss-kkkk-tttt-bbbb-iiii-5.68
1959-2.00-hhhh-5.99---ssss-kkkk-tttt-bbbb-iiii-4.30
1960-2.00-hhhh-5.75---5.45-5.98-6.39-bbbb-6.57-4.02
1961-2.00-hhhh-5.59---5.26-kkkk-tttt-bbbb-iiii-3.29
1962-2.00-hhhh-5.47---5.20-kkkk-6.39-6.15-6.51-6.02
1963-2.00-hhhh-5.35---5.01-kkkk-tttt-bbbb-5.81-7.50
1964-2.10-hhhh-5.35---ssss-kkkk-tttt-bbbb-iiii-6.18
1965-2.10-hhhh-4.82---4.70-4.95-6.22-bbbb-6.23-6.08
1966-1.60-hhhh-4.82---4.50-kkkk-tttt-bbbb-iiii-6.26
年份-日本-香港-台湾-新加坡-韩国-泰国-巴西-印度-中国
1967-2.20-hhhh-4.22---3.95-kkkk-6.11-5.38-6.04-5.31
1968-2.10-hhhh-4.33---3.56-kkkk-tttt-bbbb-iiii-6.45
1969-2.10-hhhh-4.12---3.25-kkkk-tttt-bbbb-iiii-5.72
1970-2.10-hhhh-4.00---3.09-4.53-5.44-4.98-5.77-5.81
1971-2.20-3.41-3.71---3.04-4.54-tttt-bbbb-iiii-5.44
1972-2.10-3.30-3.37---3.05-4.14-4.99-4.72-5.59-4.98
1973-2.10-3.20-3.21---2.80-4.10-tttt-bbbb-iiii-4.54
1974-2.10-3.00-3.05---2.36-3.81-tttt-bbbb-iiii-4.17
1975-1.90-2.70-2.83---2.08-3.47-4.55-bbbb-5.35-3.57
1976-1.90-2.50-3.08---2.11-3.05-tttt-bbbb-iiii-3.24
1977-1.80-2.45-2.70---1.82-3.02-4.25-4.30-5.18-2.84
1978-1.80-2.30-2.71---1.76-2.65-tttt-bbbb-4.83-2.72
1979-1.80-2.20-2.66---1.79-2.90-tttt-bbbb-iiii-2.75
1980-1.80-2.06-2.52---1.74-2.83-3.48-3.90-4.95-2.24
1981-1.70-1.95-2.46---1.72-2.66-tttt-bbbb-iiii-2.63
1982-1.80-1.90-2.32---1.71-2.42-2.96-3.63-4.80-2.87
1983-1.80-1.70-2.16---1.61-2.08-tttt-bbbb-iiii-2.42
1984-1.80-1.55-2.05---1.62-1.76-tttt-bbbb-iiii-2.35
1985-1.80-1.50-1.89---1.61-1.67-2.79-bbbb-4.44-2.20
年份-日本-香港-台湾-新加坡-韩国-泰国-巴西-印度-中国
1986-1.70-1.39-1.68---1.43-1.60-2.73-bbbb-iiii-2.42
1987-1.70-1.31-1.70---1.62-1.55-2.57-2.96-4.20-2.59
1988-1.70-1.35-1.85---1.96-1.56-tttt-bbbb-4.07-2.31
1989-1.60-1.30-1.68---1.75-1.58-tttt-bbbb-iiii-2.25
1990-1.50-1.30-1.81---1.87-1.59-2.27-2.74-3.80-2.37
1991-1.50-1.30-1.72---1.77-1.74-2.17-bbbb-iiii-1.80
1992-1.50-1.35-1.73---1.76-1.78-2.10-2.60-3.54-1.68
1993-1.50-1.35-1.76---1.78-1.67-tttt-bbbb-iiii-1.57
1994-1.50-1.35-1.76---1.75-1.67-tttt-2.54-iiii-1.47
1995-1.40-1.30-1.78---1.71-1.65-2.02-bbbb-3.40-1.48
1996-1.40-1.20-1.76---1.70-1.58-tttt-bbbb-iiii-1.36
1997-jjjj-1.10-1.77---1.64-1.54-1.90-2.30-3.30-1.31
1998-jjjj-0.99-1.47---1.49-1.47-tttt-bbbb-3.20-1.31
1999-jjjj-0.97-1.56---1.48-1.42-tttt-bbbb-3.10-1.23
2000-jjjj-1.02-1.68---1.60-1.47-1.84-bbbb-3.06-1.23
2001-jjjj-0.93-1.40---1.42-1.30-1.82-bbbb-2.98-cccc
2002-jjjj-hhhh-1.34---ssss-1.17-tttt-bbbb-iiii-cccc
2003-jjjj-hhhh-1.24---ssss-1.19-tttt-bbbb-iiii-cccc
2004-1.26-hhhh-tttt---ssss-kkkk-tttt-1.97-2.91-cccc
年份-日本-香港-台湾-新加坡-韩国-泰国-巴西-印度-中国
---------------------------------------------------

中国目前社会发展水平相当于日本 1960 年、香港 1975 年、新加坡 1980 年、台湾 1981 年、韩国 1982
年、巴西 1996 年、泰国 1996 年的水平。印度目前社会发展水平相当于中国 1986 年的水平。值得说明
的是,泰国依附于佛教、巴西依附于天主教、印度依附于印度教的生育文化没有破坏,而中国传统的生
育文化已经被“反封建”和计划生育的长期宣传破坏几尽。中国延续了数千年的家谱文化和祠堂文化在
消失。

将日本、香港、新加坡、台湾、韩国这些文化背景与中国相同的地区达到中国现在发展水平后的生育率
进行比较,

将日本 1960 年、香港 1975 年、新加坡 1980 年、台湾 1981 年、韩国 1982 年算为第 1 年,相当于中国
的 2003 年,依次排列,假定中国今后情况与这些地区当年情况一致的话,将这些地区的生育率平均,
推算中国在停止计划生育情况下今后的生育率。比如这些地区在达到中国 2003 年水平后的第 1 年平均
生育率为 2.27,第 4 年(中国 2006 年)为 1.95,第 20 年(中国 2022 年)为 1.52。

以日本和亚洲四小龙的生育率推测停止计划生育后中国生育率
--------------------------------------------------------
HDI 达中国----------------------------------------中国今
现水平后年份-日本--香港--台湾-新加坡--韩国--平均--后年份
1-------------2.00--2.70--2.52---1.72--2.42--2.27--2003
2-------------2.00--2.50--2.46---1.71--2.08--2.15--2004
3-------------2.00--2.45--2.32---1.61--1.76--2.03--2005
4-------------2.00--2.30--2.16---1.62--1.67--1.95--2006
5-------------2.10--2.20--2.05---1.61--1.60--1.91--2007
6-------------2.10--2.06--1.89---1.43--1.55--1.81--2008
7-------------1.60--1.95--1.68---1.62--1.56--1.68--2009
8-------------2.20--1.90--1.70---1.96--1.58--1.87--2010
9-------------2.10--1.70--1.85---1.75--1.59--1.80--2011
10------------2.10--1.55--1.68---1.87--1.74--1.79--2012
11------------2.10--1.50--1.81---1.77--1.78--1.79--2013
12------------2.20--1.39--1.72---1.76--1.67--1.75--2014
13------------2.10--1.31--1.73---1.78--1.67--1.72--2015
14------------2.10--1.35--1.76---1.75--1.65--1.72--2016
15------------2.10--1.30--1.76---1.71--1.58—1.69--2017
16------------1.90--1.30--1.78---1.70--1.54--1.64--2018
17------------1.90--1.30--1.76---1.64--1.47--1.61--2019
18------------1.80--1.35--1.77---1.49--1.42--1.57--2020
19------------1.80--1.35--1.47---1.48--1.47--1.51--2021
20------------1.80--1.35--1.56---1.60--1.30--1.52--2022
21------------1.80--1.30--1.68---1.42--1.17--1.47--2023
--------------------------------------------------------
从中国各省市的情况看,比较当年日本和亚洲四小龙的生育率,中国目前有一大半的省份在停止计划生
育后生育率将低于世代更替水平。而上海 HDI 相当于台湾、新加坡、韩国近年的水平,相当于欧洲的葡
萄牙的水平,台湾、新加坡、韩国的生育率只有 1.3 左右,葡萄牙也只有 1.5 。中国排名最后的西藏
人口只有两百多万,藏族历史上繁衍速度就比较慢,并且藏族作为世界独特的高原民族,有着独特的文
化特色,对这样的民族要是还要实行计划生育,无论从哪种角度上讲都是不合适的。排名倒数第二的是
贵州,HDI 为 0.639,相当于非洲摩洛哥(HDI 为 0.631,排名 124)的水平,高于印度(HDI 为
0.602,排名 127)的水平,摩洛哥 2000-2005 年平均生育率只有 2.8,印度 2005 年的生育率也只有
2.78 左右。需要说明的是,摩洛哥是穆斯林国家,印度的印度教生育文化仍然很有生命力。而贵州虽
然整体 HDI 只有 0.639,但由于一大半的育龄人口都进沿海打工,这些人口 HDI 是远远高于 0.639 的。
换句话说,在停止计划生育后,就是贵州这样最不发达省份,也只有一小半的育龄人口的生育率将超过
2.5(但也低于 2.8)。

七、停止计划生育中国也将达不到日本和亚洲四小龙在中国目前发展水平时的生育率

上一节讨论是在假定中国今后情况与日本等地区当年情况一致的情况,推算中国在停止计划生育情况下
今后的生育率。但事实上,中国的情况与当年这些地区并不一致。以下原因决定了停止计划生育后中国
生育率还达不到日本、香港、台湾、新加坡、韩国当年的水平:

1、后发国家可以利用先行国家和自己所积累起来的知识和手段降低生育率,比如日本在 1960 年达到中
国现在发展水平之后,除了 1966 年是“火马年”不吉利避开生育外(日本民间认为,出生在火马年的
女孩会很不幸),生育率维持在 2.0 以上长达 14 年;而香港在 1975 年达到中国现在发展水平后,生育
率维持在 2.0 以上仅仅 6 年;台湾 5 年;韩国只有 2 年。中国发展比日本等国晚,但避孕手段比当年这
些国家要齐全,电视等普及率等要比当年这些国家高,并且出现电脑、网络等新型娱乐方式。此外新型
生育观念、思潮(如丁克思潮、对同性恋的宽容)很容易从前行国家流传到后发国家。

2、中国男女分工紊乱:人类社会赖以存在和发展的两大基本支柱:一是人口再生产,二是物质再生
产。传统的“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模式其实就体现了男女在物质再生产和人口再生产的分工。恩格
斯也提出类似的观点。但是中国现在忽略人口再生产,一味将在物质再生产的贡献作为标准来判断一个
人对家庭和社会的贡献大小。根据联合国《2005 年人类发展报告》,中国女性劳动参与率占男性的
86%,在所有 165 个参评国家中排名 17,明显高于日本(68%)、香港(66%)、台湾(66%)、新加坡
(64%)、韩国(71%)、印度(50%),世界平均是 69%,高、中、低等人类发展水平国家平均分别为
71%、68%、71%,高生育率的阿拉伯国家、拉美国家、南亚国家平均分别为 42%、52%、52%;国会议员
女性比率中国为 20.2%,在所有参评的 168 个国家排名 45 位,高于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家;中国
女性收入相对男性的比例为 66%,在所有参评的 154 个国家中排名 23 位,高于日本(46%)、香港
(55%)、台湾(52%)、新加坡(51%)、韩国(48%)、印度(38%)。为测度两性发展差异,联合国
还发布性别发展指数(GDI),选用指标为女性及男性的出生时的人均预期寿命、成人识字率与毛入学
率,及按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人均估计年收入等四项。中国的 GDI 排名比 HDI 排名靠前 3 位,而日本 GDI
排名却比 HDI 排名推后 3 位。从这些数据看,中国女性过多地参与物质再生产,就会降低放在人口再生
产的精力和时间,必然引起生育意愿的降低。男女分工是家庭的存在的理由,一个幸福的家庭是一方压
制另一方而双方都心安理得,在这方面丈夫是压制方,但在另外一方又是被压制方,互相制约、互相依
赖,维持一个稳定的家庭,从短时看可能有委屈,但从长远看对双方都有利,尤其对孩子有利。现在中
国女性过度地参与物质再生产,是中国目前就业压力的重要原因,妇女在物质方面对丈夫的依赖性下
降,导致离婚率增高、结婚率下降、丁克家庭比例增高。人性都有弱点,古代各国通过礼教压制女性固
然不对,但现在纵容女性的人性弱点(婆媳关系是世界上最难处的关系,女性集中的单位也是最难处理
关系的单位)膨胀难道又对?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包括日本、美国、欧洲国家),妇女结婚后都改随
夫姓,现在中国不但妻子不改姓,连孩子都有的随母姓了,延续了数千年的姓氏体系(有遗传学的依
据)现面临崩溃。现在中国七成离婚家庭由女性提出,这说明女权在中国已经超“度”了。尤其值得注
意的是,现在中国很多是独生女,他们的父母对女儿的培养是专向于在物质再生产的,依赖于独生女养
老,女儿在经济上的能力将影响父母在将来家庭的地位,在这种利益驱动下,女性不得不过度地参与经
济活动,今后的生育意愿很难提高。男女分工明确并不意味着歧视女性,妻子要有“家庭白领”的优越
感:丈夫白天当劳工,晚上当老公。男女分工明确也并不意味着要将女性全部赶往家里,古代男耕女
织,也还需要“女织”补贴家用,现在育婴期毕竟只有几年(最多十几年),育婴期结束后女性要是还
停留在家中而不参与物质再生产,对社会、对家庭、对妇女本人都是不合适的,而现在幼儿园的功能在
增强,妇女更有条件“育儿、工作两不误”。

3、中国离婚率过高。中国社会科学院资料显示,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离婚率持续上升,2003 年离婚
率比 1979 年增加 5 倍,离婚水平已超过日本和韩国,与新加坡同属亚洲离婚率较高的国家[32]。意味着
中国现在离婚率远远高于日本、台湾、香港、新加坡、韩国的当年水平。生育时间是有限的,离婚意味
着浪费生育时间,离婚并且增加抚养孩子的成本。离婚率太高,对社会的稳定不利,也必将降低生育
率。高离婚率是一种社会病,这已经在国际上取得共识,在世界各国政治家正在为高离婚率而伤透脑
筋、并且正想尽办法降低离婚率(比如英国延长离婚案的处理时间,夫妇有更长的时间冷静下来思考,
不必赶着办离婚手续,避免情绪性离婚)的时候,但一些中国的所谓的“学者” 偏偏认为离婚率增加
和对同性恋的认同反映社会进步。与中国的文革几乎同时,美国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经历了一场“性解
放”运动,间接地滋生出来的高离婚率、低结婚率、盗窃、抢劫、暴力、吸毒、贩毒以至黑社会,给民
众带来的灾难。1980 年代后痛定思痛,已经开始越来越重视家庭,发起了保护贞操运动、强调忠贞,反
对性滥交,结婚率在增加,离婚率在 1970 年代后期达到顶峰,在 1980 年代开始稳步下降。所有数字均
表明美国人正在重拾家庭观念,社会正逐步迈向稳定,生育率也从 1970 年代的 1.8 增加到现在的 2.0
以上[21]。具有讽刺意义的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发生在美国的事情正在变本加厉地在中国重演。中国要
降低离婚率,必须增加离婚的法律难度,尤其要加强对未成年孩子的保护,加强对已经生育孩子的妇女
的法律保护(在经济上要补偿她们因为育儿的物质损失和因此而导致的工作技能上的损失)。

4、中国平均 HDI 为 0.755,城市平均为 0.801,农村为 0.67。有一个重要现象值得注意:9 亿农民中去
掉老年人和小孩外,育龄人口一共只有三亿多。而现在中国有两亿多农民工,主要是育龄人口,就是说
农村育龄人口大多进城了。这些进城的育龄农民工的 HDI 高于农村而接近城市。

5、中国 HDI 三项指标不均匀:中国的 HDI 为 0.755,在所有纳入统计的 177 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 85
位。其中我国预期寿命指数为 0.78(世界中等水平 0.70),居第 73 位;教育指数 0.84(世界中等水
平的 0.75),居第 93 位;GDP 指数 0.65(世界中等水平 0.70),居第 97 位。生育意愿受教育指数的
影响最大。统计资料显示,中国农村女性受教育程度达到高中的,生育率只有 1.2 的水平,远低于平均
水平[33]。由于教育指数偏高,意味着中国的生育意愿比 HDI 为 0.755 的时候日本等国要低;GDP 指数偏
低,意味着养育孩子能力却要比这些国家当年偏低。需要说明的是:中国的预期寿命指数和教育指数偏
高,很大程度是吃改革开放之前的老本,改革开放之后是社会发展落后于经济发展的(如:在 1970-
1975 年时候中国预期寿命比韩国长 0.6 岁,现在比韩国短 5.4 岁。)

6、中国养育孩子的成本比当年日本和亚洲四小龙要高: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政府对教育投入之少是世界
罕见,只占国民生产总值的 2-3%,比非洲穷国都少,低于世界平均 5%的水平,低于联合国要求的 6%。
全世界 190 多个国家中有 170 多个实行免费义务教育,但我国却没有。即便如此,中国的教育指数仍然
超前于 GDP 指数,除了以前的根基不错外,更重要的原因是中国家庭的重视教育的传统,虽然国家对教
育投入少,但家庭对教育投入高,这就导致教育成了家庭的主要负担,养育孩子的相对成本高(海外华
人生育率低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华人养育孩子的成本明显高于其他种族),养育能力低,这就必然降低
生育意愿。中国在医疗、住房等方面的不健全,提高生活压力,也导致家庭养育能力下降。
7、城市化过程中我国女性初婚初育年龄不断推迟,对降低生育率影响很大。1991 年,我国女性的平均
初婚年龄是 22.23 岁,1996 年就增长到 23.20 岁,2001 年增长到 24.15 岁,现在又再有增长。我国女
性平均初婚年龄的上升,主要是由农村女性平均初婚年龄的上升所导致的。女性初婚年龄的推迟,直接
导致了初育年龄的后推。1993 年我国女性的平均初育年龄为 23.70 岁,1994 年为 23.87 岁,1995 年为
24.04 岁,1996 年为 24.24 岁,1997 年为 24.48 岁[30]。而韩国在 1981 年时候女性平均初婚年龄只有
23.2 岁[31]。中国城市化在加速,初婚初育年龄将进一步下降。

8、中国不育不孕症发病率比这些地区当年要高。除了不明原因的全球不育不孕比例激增外,中国的性
病发病率不断升高也是重要原因。此外人流比例增高也是一个原因。

9、几十年的计划生育的宣传对生育文化和传统信仰的破坏是难以估量的。穆斯林国家的高生育率和美
国摩门教的高生育率,主要归功于其生育文化。而曾经是社会主义国家的生育率都低,一个重要原因就
是当初“反封建”、“反宗教”等的政治宣传破坏了原有的生育文化。计划生育还破坏了生育器官:输
卵管、输精管接扎。正常情况下剖腹产比例只会在 15%左右,现在中国因为反正只允许生一个,子宫是
一次性的功能,47%的孕妇选择剖腹产。剖腹产不仅破坏了生理过程,更提高了下次怀孕的风险,并使
今后的胎儿在一个不完整的子宫里发育。少生奖给人一种少生孩子是为社会做贡献、今后不用担心养老
的幻觉的幻觉。这种幻觉严重影响生育意愿。

10、在中国老年化压力下和劳动力优势丧失后,中国经济增长势头将会变缓,但生育定势已经形成,而
相对养育能力又下降,必然降低生育意愿。理论上低 HDI 伴随高生育率,但 HDI 由高速增长变为低增长
甚至停滞时,生育率却不但不会增加,反而会降低。比如,俄罗斯的 HDI 在 1990 年为 0.824,随着苏
联解体,HDI 降低,1995 年降低到 0.779[6],但生育率却不但不上升,反而从 1980 年代的 2.1 左右急剧
下降到 1985 年的 1.3,虽然政府鼓励生育,但生育率一直维持在 1.2-1.3 的超低水平[34]。

八、1990 年以后的人口迷雾

中国的总和生育率从 20 世纪 70 年代的 6.0 左右奇迹般地在 1990 年左右降到更替水平以下,并且所有
的客观数据都显示 1990 年代中期后中国妇女总和生育率只有 1.3 左右(没有任何客观数据显示还有 1.5
以上的生育率) [1],平均生育意愿也不到 1.8 了[10]。但无论是官方还是学者,都不敢承认这个事实,
这也就导致了“无论是官方还是学者,都无法确切地知道中国的生育率水平”[3],但计划生育政策却还
是一如既往地执行。2000 年,第五次人口普查发布我国总和生育率为 1.22。人口学界和计生委对此感
到大惑不解。对于中国的低生育意愿,他们认为是因为现实条件有限而“潜藏起来”了,为了证明这一
点,计生委系统通过媒体夸张性地宣传高收入人群的超生情况[35,36],但他们却对香港 0.9 的生育率、台
湾的 1.2 的生育率视而不见。对于客观的 1.3 左右的生育率,他们认为是因为超生隐瞒,他们纷纷用不
同的方法修正这个结果。

中国人口学会常务副会长田雪原对《财经》如此解释:“2000 年第五次人口普查,总和生育率调查结
果是 1.22,但是由于人口漏报的比例是 1.81%,于是重新把这部分填回去进行误差校正,总和生育率就
成了 1.75,社会上一般讲 1.8 左右。”[37] 人口普查当然有滤报,但也有重报,比较历次人口普查资
料,滤报和重报基本抵消,人口普查数据还是比较准确的 [38] 。要是依照田雪原的计算法,不计算重
报, 12.4 亿人口依照 1.8%的滤报共有两千多万人口(难怪 2000 年人口普查数据从 12.416 亿修正为
12.658 亿)。就算总人口真有 1.8%的滤报,那也是所有年龄组滤报出来的,不能将两千多万滤报人口
全部加在最近几年的新出生人口上面。近年每年出生 1300 万左右,生育率为 1.3 左右;而要达到 1.8 的
生育率,每年需要出生 1800 多万;可见 1.3 的生育率与 1.8 的生育率之间存在 500 多万的人口差距,但
要是用 1.8%滤报出的两千多万来补的话,可以补好几年,生育率像永动机一样可以永远“保证”在
1.8。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翟振武以历年全国小学在校人数为基础进行估算,得出的结果是
1.7[3]。尽管他自己也承认,作为一种间接估计,“其准确度还是有一定风险”,但他估算的 1.7 的生
育率却被计生委和人口学界像落水者抓住稻草一样紧紧抓住,成为继续现有人口政策的重要依据。但在
生育率“稳定在 1.7”的同时,各地小学合并却也不争气地“稳步”地进行。1994 年以来,全国小学新
入学人数一直在直线下降。湖南省浏阳市 10 年前有小学 1099 所,到 2005 年只剩 326 所,小学生人数
在几年间锐减了 61%,其中白沙乡 10 年前有 20 所小学,现在只剩下一所[2]。湘西洪江市双溪镇 1993
年小学生是 3600 多人,2004 年只有 1400 多人了,现在年出生在 210 人左右。并校后很多农村孩子每
天需要走几里甚至十几里路上学,家长需要花费半个劳动力的时间接送孩子上学;并校也意味着中小学
老师的失业问题;有些地方的教育经费是与在校学生人数挂钩的。存在这么大的利益空间,难道小学在
校人数没有虚报的可能?

“按照中国现行的生育政策,即使全国老百姓没有一例计划外生育,中国的总和生育率,即政策生育
率也应该为 1.46,在广大农村仍然存在大量计划外生育的现实下,怎么可能低于 1.46 呢?”翟振武教
授说[3]。 然而翟振武教授却忽略了高达 12.5%不育不孕症发病率[39]和大量的丁克家庭(中国社科院人口
所的李小平教授就是“一例”;11.3%的大学生选择了“丁克家庭”[40])。

相对来说,田雪原、翟振武教授的估算还算保守的,有些人口学家甚至估算出中国还有 2.3 的生育率
[3]
    。

计生委主任张维庆说:“根据统计数字显示,近年来,我国平均初育年龄有所推迟,符合政策生育率不
断提高,主动领取独生子女父母光荣证的家庭比例逐年上升。”[41] 既然均初育年龄不断推迟,领取独
生子女证的家庭比例逐年上升,那么为什么生育率还一直“稳定在 1.8”?

经过人口学家的“共同努力”,中国的生育率在字面意义上“稳定在 1.8”十多年了,创造了世界现代
人口史上的一项奇迹。但中央的人口目标却一次次落空。

党中央 1990 年将 2000 年人口控制目标调整为控制在 “13 亿以内” [42]。1990 年中国人口 11.43 亿,
1991 年到 2000 年这 10 年共死亡 0.796 亿,意味着依照中央的意图,这十年需要出生 2.37 亿,平均生
育率为 2.1;然而,实际上这 10 年只出生 1.59 亿,只相当于原计划的 67%,少生 0.78 亿。

1996 年 3 月 10 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召开第六次计划生育工作座谈会上,江泽民总书记在讲话中也指
出:到 2000 年,全国人口总数要控制在 13 亿以内,2010 年控制在 14 亿以内[43]。1995 年底中国人口
12.11 亿,就是说按照中央的部署,从 1995 年底到 2000 年底需要增加 8879 万人,考虑这 5 年共死亡
0.405 亿左右,出生人口需要达到 1.2929 亿,平均每年出生 2583 万,平均总和生育率需要达到 2.23;
然而,这五年实际上只出生 0.6898 亿,比预期少出生 0.603 亿,平均每年才出生 1380 万,平均总和生
育率才 1.2。

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客观数据显示,到 2000 年 11 月 1 日,中国人口才达到 12.416 亿,总和生育率只
有 1.22。王广州分析了滤报和重报后中认为 2000 年人口普查 “总人口数量则应该在 12.26 至 12.48 亿
之间”,说明人口普查数据是准确的[38]。但人口学界和计生委系统仍然将 2000 年人口普查的数据“修
正”成 12.658 亿,比客观调查数据 12.416 亿多出 2420 万。1995 年 2 月 15 日是 12 亿人口日。1995 年
到 2000 年之间每年死亡人数是 800 万左右,这六年共死亡 4840 万左右,这是人寿规律所决定的(中国
医疗虽然成本提高,但人均寿命并没有缩短),这个数字是不会有问题的。那么,依照 2000 年人口普
查资料,这近 6 年的时间内共增加 4160 万,扣去死亡的人口,等于共出生近 9000 万;依照“修正”的
12.658 亿,意味着共出生 11420 万,比调查出来的数据多出 27%,这种“修正”也太大胆了吧!
在人口学界将 2000 年人口普查数据“修正”成 12.658 亿后(加上 11 月 1 日之后增加的人口,2000 年
底人口为 12.71 亿),中央再次确立人口目标:到 2005 年,全国大陆总人口控制在 13.3 亿以内;2010
年,总人口控制在 14 亿以内;2020 年,总人口控制在 15 亿以内[44]。就是说,这 5 年需要增加 5900
万,这五年死亡 4160 万左右,意味着需要出生 1 亿人口,每年平均 2000 万,平均总和生育率为 1.9;
然而, 2005 年 1 月 6 日中国人口才达到 13 亿,这四年只增加 2900 万,死亡 3300 万,平均每年只出
生 1550 万,平均总和生育率只有 1.45,比预期少出生 22.5%。2005 年初的 13 亿,加上 2005 年增加的
大约 700 万人口,到 2005 年底总人口也不过 13.07 亿,就是说 2000 年到 2005 年这 5 年又少出生 2300
万。

中央知道 2010 年是不可能达到原计划的 14 亿人口目标,2005 年中央将 2010 年的人口目标降低为 13.7
亿。这就意味着这几年平均总和生育率也得在 2.0 以上[45]。

2005 年 11 月 14 日,在“全国婚育新风进万家活动经验交流暨总结表彰大会”上,国家计生委主任张
维庆表示:“按照目前的总和生育率 1.8 预测,我国总人口将于 2010 年和 2020 年分别达到 13.7 亿、
14.6 亿,2033 年前后将达到峰值 15 亿左右。”[41] 张主任用 1.8 的总和生育率竟然预测出 2010 年、
2020 年、2033 年中国人口将分别达到 13.7 亿、14.6 亿、15 亿! 2003 年国家计生委用 1.8 的总和生
育率,预测到 2005 年中国人口达到 13.24 亿,到 2010 年达到 13.7 亿,到 2020 年达到 14.54 亿,到
2033 年达到 14.85 亿[53]。可见张维庆的讲话是在计生委 2003 年的预测的基础上加以夸张而得来的。但
计生委 2003 年的预测准确吗?2002 年底中国人口为 12.845 亿(在“修正”2000 年人口普查数据的基
础上),计生委 2003 年用 1.8 的生育率预测到 2005 年中国人口达到 13.24 亿,但实际上只有 13.07
亿,平均每年只增加 750 万,两年多的预测就相差 1700 万,这种预测可靠吗?再次说明中国现在远没
有 1.8 的生育率!在假定 2005 年有 13.24 亿人口的基础上,在保证有 1.8 的生育率的前提下,2005-
2010 年这几年增加 4600 万,中国人口在 2010 年才能够达到 13.7 亿。现在问题是 2005 年中国人口才
有 13.07 亿,要在 2010 年达到 13.7 亿,这几年就必须增加 6300 万(而不是 4600 万),意味着生育率
要高于 2.0 以上才行(主流家庭平均生育 3 个孩子)。

2005 年 1 月 6 日的 13 亿人口中有 240 万是第五次人口普查人为“修正”出来的,就是说 2005 年 1 月 6
日只有 12.758 亿。那么到 2010 年要达到 13.7 亿人口,每年需要增加 1570 万,就算这几年平均死亡人
口为 860 万的话,这几年平均需要生育 2430 万。

九、用 HDI 发展观透视人口迷雾

其实从中国目前 HDI 水平看,在停止计划生育后中国现在也达不到世代更替水平。而已经很低了的生
育意愿又受到现行的计划生育政策的限制,中国现在的 1.3 左右的生育率是合理的:

1、曾毅教授的统计说明中国政策生育率只有 1.38[46];过去 20 年间,中国人的不孕几率从世界上最低
之一的 3%攀升到 12.5%,接近发达国家 15%到 20%的比率[39],考虑至少 15% 的不生育人群(不孕、丁
克、单身等),意味着要是都响应政策的话,中国生育率只能达到 1.175(现实政策生育率);加上计
生委统计的 6%的超生家庭 [47],生育率只能达到 1.23,说明 2000 年第五次人口普查的 1.22 是准确的!

2、国家计生委、中国社会科学院、各级地方部门多项生育意愿调查也显示,1990 年代以来中国平均生
育意愿不到 1.8 了[10,48,49,50],计生委主任张维庆也认同这些调查[51]。依照中国的社会发展水平,要是其
他情况都与日本和亚洲四小龙当年一致的话,中国目前的生育意愿应该是高于 2.0。日本和亚洲四小龙
的传统生育文化只是被经济发展的自发冲击,没有像中国这样遭遇过刻意的破坏(“反封建”和计划生
育的长期负面宣传),因此中国目前的 1.8 的生育意愿是可信的。生育意愿通常要远高于实际生育率
(因为有单身、不育不孕等情况),比如日本 1998 年总和生育率只有 1. 38 ,但据 1997 年的调查,
日本男青年的期望孩子数是 2.15 个,而女青年是 2.13 个[52]。由于现在中国不育不孕人群已经增加到
12.5%, 加上单身、丁克等因素,在 1.38 政策生育率的限制下[46],在上述如此低的生育意愿下,实际
生育率只有 1.3 是合理的。

城市青年和城市居民理想子女数统计表[48]
图片:http://www.usc.cuhk.edu.hk/webmanager/wkfiles/3882_7_d7.gif




3、就像家用理发剪一样,推剪前面套个不同的套子,比如想保留 2 厘米的平头,套子就为 2 厘米,长
过 2 厘米的头发都被剪去,理论上留下的最长的只有 2 厘米,但实际上还有一些 2.5 厘米的头发没有全
部被剪去(超生),另外还有些本身没有 2 厘米的头发(不育不孕、丁克、单身),因此平均是没有 2
厘米的。中国政策生育率只有 1.38,是一个超短的理发套子;由于“社会抚养费”成为维持基层政府
运转的重要财政来源[54,55],基层政府这个“理发剪”特别锋利。一个超短的理发套子(现实政策生育率
只有 1.175 左右),一把锋利的理发剪,怎么可能期望留下 1.8 的头发来? 中央人口目标的一次次落
空就是因为低估了基层计生委“执行政策”的能力,高估了农民对抗政策的能力。

4、中国从 1980 年开始独生子女政策,2005 年计生委宣称自实行计划生育政策以来,我国已累计出生
9000 万独生子女[41]。就算妇女平均 25 岁生育孩子,那么这 9000 万独生子女的母亲都是 1955 年到 1980
年出生的。人口普查显示 1955 年到 1980 年共出生的 26693 万女孩。扣除 10%的不生育家庭外(不育不
孕家庭、丁克、单身;现在光不育不孕症发病率就高达 12.5%,但 1980 年代还没有现在这么高),还
有 24024 万妇女。据曾毅的统计:“全国有 63.1%的夫妇只被允许生一孩,35.6%的夫妇被允许生二
孩,1.3%的夫妇被允许生三孩”[46]。这 24024 万妇女中依照政策有 15159 万被允许生一孩(9000 万独
生子女意味着 60%的家庭都响应政府号召的),8552 万被允许生二孩,312 万被允许生三孩。现实上,
这 24024 万妇女减去 9000 万独生子女的母亲,还剩下 15024 万非独生子女的母亲,这些人中假设 50%
生 2 孩,共有 7512 万妇女(光是被允许生二孩的 8552 万妇女也有 60%响应号召的话,就有 5131 万妇
女),生 15024 万孩子;30%生 3 孩,共有 4507 万妇女,生 13521 万孩子;20%生 4 孩(事实上比例不
可能这么高),共有 3005 万妇女,生 12019 万孩子。那么总共生育 49564 万孩子,除以 26693 万妇
女,平均每个妇女生育 1.857 个孩子。而已知整个 1980 年到 1990 年平均生育率是 2.4 左右,那么
1990 年以后生育率还能在 1.8?再细算一下:1990 年之前的数据是人口学公认的,1980 年到 1990 年
的共生育 24582 万孩子,49564 万减去这 24582 万,剩下的 24982 万是 1991 年到 2005 年出生的,这段
时间的母亲是 1966-1980 年出生的女孩(共有 16596 万),意味着平均生育 1.5 个孩子。就算 9000 万
独生子女也有 1972 到 1979 年出生的,但由于 1972 年到 1979 年育龄妇女只有 5786 万,当时没有独生
子女政策,就算 10%独生子女的话,也只有 578 万,相对于 9000 万来说数量太少,不影响总体估算。

十、结论—停止计划生育并出台适度鼓励生育政策刻不容缓

1990 年提出的 2000 年 13 亿人口目标,生育率需要稳定在 2.1;1996 年提出的 2000 年 13 亿人口目
标,生育率需要稳定在 2.23;2000 年提出的 2005 年 13.3 亿人口目标,生育率需要稳定在 1.9;2005
年提出的 2010 年 13.7 亿人口目标,生育率是需要稳定在 2.0 以上。可见 1990 年以来中央的人口政策
都是要求稳定在世代更替水平附近。中央要求的是“稳定”生育率,而不是“降低”生育率。可见中
央的人口目标是与“以人为本”、“可持续发展”一致的。但是计生委却没有“稳定生育率”的能
力,只有“降低生育率”的能力,使得中央的人口目标一次次落空。现在要谨防 2010 年 13.7 亿人口
目标再次落空。

本文探讨人类发展指数与生育率的辩证关系,从中国社会发展水平研究中国的生育现状。中国的社会发
展水平决定了中国的低生育意愿。本文结论是:中国现在停止计划生育后总和生育率也达不到世代更
替水平,然后会快速下滑,并且会随之出现经济停滞甚至衰退。建议:立即停止计划生育并出台适度
鼓励生育的政策。

在停止计划生育后的几年,会因为生育积压出现一个生育高峰,但这个峰在中国建立起鼓励生育的制度
之前就会消失。

用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来结束本文: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
(“以人为本”、“可持续发展”)而昨非。

参考文献
1.   郭 志 刚 . 对 中 国 1990 年 代 生 育 水 平 的 研 究 与 讨 论 . 《 人 口 研 究 》 2004 年 3 月 号 .
     (http://www.usc.cuhk.edu.hk/wk_wzdetails.asp?id=3551)
2.   邓 瑾 , 肖 华 . 中 国 如 何 应 对 老 龄 化 ? 南 方 周 末 2006-01-12.
     http://guancha.gmw.cn/show.aspx?id=6185
3.   李 虎 军 . 中 国 生 育 率 已 低 于 更 替 水 平 - 人 口 政 策 有 待 调 整 . 南 方 周 末 2005-12-16.
     http://www.cpirc.org.cn/news/rkxw_gn_detail.asp?id=6122
4.   易富贤.中国人口问题的由来. 光明观察 2005-11-25 http://guancha.gmw.cn/show.aspx?id=5268
5.   刘志军:《论人类安全的理念渊源》(http://www.siis.org.cn/liuzhijun.htm)
6.   胡鞍钢,熊义志:《全面开发人力资源: 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第一目标》
     (http://www.xinzhihr.com/wz/2-3.htm)
7.   吴 隆 杰 : 《 我 国 人 文 发 展 指 数 的 国 际 比 较 研 究 》 ( http://sd.thnet.gov.cn/zazhi/26-2005-
     1/woguorenwenfazha.htm)
8.    联 合 国 人 类 发 展 报 告 (http://hdr.undp.org/reports/global/2005/), 中 国 人 类 发 展 报 告 :
      http://ch.undp.org.cn/modules.php?op=modload&name=News&file=article&topic=40&sid=228
9.    Mui Teng Yap. Fertility and Population Policy: the Singapore Experience. J Population Social
      Security.    Supplement       to   Volume1       (June   2003).    http://www.ipss.go.jp/webj-
      ad/WebJournal.files/population/2003_6/24.Yap.pdf
10.   易 富 贤 . 停 止 计 划 生 育 也 难 以 防 止 今 后 中 国 人 口 剧 减 . 光 明 观 察 2005-9-2.
      http://guancha.gmw.cn/show.aspx?id=3948.
11.   易富贤. 要是当年中国不实行计划生育会怎么样?(图) http://column.bokee.com/106019.html
12.   资 料 来 源 :1975 年以后资料来自联合国 发展署 2005 年公布资料, 1975 年之前资料来自
      www.iar.ubc.ca/centres/cjr/research_papers/mosk_02-1.doc,
      www.eh.net/encyclopedia/article/mosk.japan.final
13.   资料来源:1985 年之前资料来自耶鲁大学资料(www.econ.yale.edu/growth_pdf/cdp786.pdf),
    1999       年     之     后     资     料    来     源   于    台      湾    行   政    院   资    料
    ( http://www.cepd.gov.tw/upload/OVERALL/NatPlan_Long/new2_u3@249607.1647542817@.pd
    f),两套数据有所出入,但参照新加坡、韩国的发展进程,耶鲁大学资料中 1985 年之前的是准
    确的,1985 年之后的资料偏高。
14. 中 国 各 省 市 人 类 发 展 指 数 ( 联 合 国 开 发 计 划 署 ) :
    http://www.undp.org.cn/downloads/nhdr2005/12province_hdi.pdf    ,     中    文    版    :
    http://ch.undp.org.cn/downloads/nhdr2005/c_12province_hdi.pdf
15. The                    World                 is               Getting             Older.
    http://www.ppionline.org/ppi_ci.cfm?knlgAreaID=108&subsecID=900003&contentID=252374
16. Japan's Policies on Long-Term Care for the Aged. www.ilcusa.org/_lib/pdf/ihara.pdf.
17. Nicholas Eberstadt. Some Strategic Implications of Asian/Eurasian Demographic Trends.
    http://aei.org/publications/pubID.21558,filter.all/pub_detail.asp. http://countrystudies.us/south-
    korea/33.htm,
18. The World Factbook.http://www.cia.gov/cia/publications/factbook/index.html
19. 国 家 计 生 委 : 2001-2050 年 65 岁 及 以 上 老 年 人 口 和 老 龄 化 程 度 预 测 .
    http://www.cpirc.org.cn/tjsj/tjsj_cy_detail.asp?id=1421
20. 易 富 贤 . 以 人 为 本 , 用 科 学 的 发 展 观 看 待 人 口 问 题 . 光 明 观 察 .
    http://guancha.gmw.cn/show.aspx?id=484
21. 美国生育率和离婚率:http://www.sais-jhu.edu/fukuyama/figures/united.htm
22. Sergei V. Zakharov and Elena I. Ivanova. Fertility Decline and Recent Changes in Russia: On the
    Threshold            of        the           Second            Demographic          Transition.
    http://www.rand.org/pubs/conf_proceedings/CF124/CF124.chap2.html
23. 日本生育率资料:www.sais-jhu.edu/fukuyama/figures/japan.htm
24. 香 港 生 育 率 资 料 http://210.31.108.20:86/tjdata_new/xlsdb/1912.xls , Edward Jow Ching TU,
    Wang Jian Ping. Patterns of Lowest-Low. Fertility in Hong Kong and. Taiwan.
    http://ccms.ntu.edu.tw/~psc/C2004paper/1-2.pdf
25. 台       湾    生     育     率     资     料     .       台      湾    行     政    院      资     料     :
    http://www.cepd.gov.tw/upload/Statis/ProjPopulation/Population2@946511.0257669457@.pdf
26. 新加坡生育率资料 http://210.31.108.20:86/tjdata_new/xlsdb/1912.xls, http://www.ipss.go.jp/webj-
    ad/WebJournal.files/population/2003_6/24.Yap.pdf
27. 韩国生育率资料: The Transition to Sub-Replacement Fertility in South Korea. The Japanese
    Journal of       Population,   Vol.3,   No.1   (June   2005).      http://www.ipss.go.jp/webj-
    ad/WebJournal.files/population/2005_6/jun.pdf
28. 泰国生育率资料: Napaporn Chayovan. Demographic Situation in Thailand: An Updated from the
    2001 ECODDF Survey. http://www.coe.gsec.keio.ac.jp/2003/11Tsuya.pdf
29. 印          度         生        育        率         资       料        Population          Trends.
    http://www.statistics.gov.uk/downloads/theme_population/PT119v2.pdf,
    http://210.31.108.20:86/tjdata_new/xlsdb/1912.xls
30. 张翼. 中国人口总量的增长与结构变化 . http://www.usc.cuhk.edu.hk/wk_wzdetails.asp?id=2869
31. Ki-Soo Eun. Understanding Recent Fertility Decline in Korea. http://www.ipss.go.jp/webj-
      ad/WebJournal.files/population/2003_6/20.Eun.pdf
32.   中 国 离 婚 率 已 超 过 日 本 韩 国 - 北 京 离 婚 率 全 国 最 高 .
      http://www.china.com.cn/chinese/2005/Jun/890519.htm
33.   吴 洪 森 . 关 于 计 划 生 育 的 另 一 种 思 考 . 羊 城 晚 報 2003.11.17.
      http://china.com.cn/chinese/renkou/448167.htm
34.   Timothy         Heleniak.        Russia's      Demographic     Decline      Continues.
      http://www.prb.org/Template.cfm?Section=PRB&template=/ContentManagement/ContentDisplay
      .cfm&ContentID=6506
35.   李同. 生育第二胎成富人特权. 国际先驱导报. http://edu.people.com.cn/GB/1055/3642105.html
36. 超 生 挑 战 中 国 16 亿 人 口 上 限 - 名 人 多 子 引 起 关 注 . 经 济 参 考 报 .
    http://news.xinhuanet.com/newscenter/2004-09/07/content_1952758.htm
37. 常 红 晓 . 中 国 人 口 政 策 十 字 路 口 . 《 财 经 》 2005 年 第 1 期 ,
    http://news.xinhuanet.com/banyt/2005-03/07/content_2661717.htm
38. 王 广 州 . 对 第 五 次 人 口 普 查 数 据 重 报 问 题 的 分 析 . 中 国 人 口 科 学 , 2003 年 第 1 期
    http://www.cpirc.org.cn/yjwx/yjwx_detail.asp?id=1235
39. 中 央 电 视 台 健 康 频 道 http://www.cctv.com.cn/program/zgrk/20050831/101652.shtml,
    www.cctv.com.cn/program/zgrk/20050831/101649.shtml
40. 大 学 生 生 育 意 愿 调 查 显 示 : 三 成 “ 80 后 ” 想 生 两 胎 . 北 京 晨 报 .
      http://www.bj.xinhuanet.com/bjpd_sdzx/2005-12/20/content_5853710.htm
41.   我 国 已 累 计 出 生 9000 万 独 生 子 女 人 口 形 势 仍 然 严 峻 . 新 华 网 .
      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05-11/14/content_3779575.htm
42.   士心. “一对夫妻只生一个孩子”的由来. 新世纪 1998 年第 3 期. http://www.gmw.cn/01ds/1998-
      03/18/GB/190^DS411.htm
43.   中 央 计 划 生 育 工 作 座 谈 会 (1996 年 3 月 10 日 ). 北 京 党 建 .
      http://www.bjdj.gov.cn/article/detail.asp?UNID=7672,
      http://www.gxu.edu.cn/administration/gxdxjsb/zzcl/rkll.htm
44.   张 维 庆 . 为 全 面 建 设 小 康 社 会 创 造 良 好 的 人 口 环 境 . 《 求 是 》 杂 志 2003-02-
      01. http://www.chinapop.gov.cn/rkkx/ldjh/t20040326_3011.htm .
45. 易富贤.中国人口目标下的生育率分析. http://column.bokee.com/93417.html
46. 曾毅.平稳向二孩加间隔政策过渡的建议.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简报,2004 年第 24 期
      http://www.ccer.edu.cn/cn/ReadNews.asp?NewsID=3543
47.   国家计生委. 2000-2003 年全国各地区计划生育率. http://www.npfpc.gov.cn/data/data-20041014-
      2.htm
48.   风 笑 天 .           城 市 青 年 的 生 育 意 愿 : 现 状 与 比 较 分 析 .
      http://www.usc.cuhk.edu.hk/wk_wzdetails.asp?id=3882
49.   尹耀平,叶明德,谢雷光,李旭日. 浙江省生育意愿、生育水平调查结果分析. 中国人口科学,2000 年
      第 5 期. http://www.chinainfo.gov.cn/data/200107/1_20010709_7210.html
50.   渝 8 区 县 生 育 意 愿 调 查 显 示 近 七 成 夫 妇 想 生 两 孩 . http://www.cq.xinhuanet.com/2005-
      06/29/content_4531018.htm
51.   张 维 庆 . 指 导 我 国 人 口 与 计 划 生 育 工 作 的 理 论 基 础 与 基 本 思 路 .
      2001.http://www.popinfo.gov.cn/popinfo/pop_docrkxx.nsf/v_rkbl/6B1E7C4AC2DA7E9A48256B32
      007310F0
52.   王化波. 日本未婚青年的生育意愿研究[J].人口学刊,2001,(6)
53.   2001-2050 年 全 国 总 人 口 变 动 情 况 预 测 . 国 家 计 生 委 2003 年 预 测 .
      http://www.cpirc.org.cn/tjsj/tjsj_cy_detail.asp?id=1422
54.   吴飞. 来自农村基层的呼吁:警惕社会抚养费替代农业税 . 民主与法制时报. 2006 年 01 月.
      http://news.sina.com.cn/c/2006-01-23/16328947925.shtml
55.   易 富 贤 .1990 年 代 后 为 什 么 农 民 不 愿 意 生 孩 子 了 ? 中 国 改 革 论 坛 .
      http://www.chinareform.org.cn/cirdbbs/dispbbs.asp?boardID=28&ID=73135

								
To top